湖南教育政务网 | 湖南教育网 | 在线访谈 | 朱张渡口 | 博客
您的位置:首页 -> 媒体报道 -> 正文
中国教育报:如向日葵那样迎着太阳生活
  hp.zt.hnedu.cn 发表时间: 2012-02-07 17:04:24 点击次数: 5,993

如向日葵那样迎着太阳生活

――记湖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2009级女生何平

 邹平辉 柯大兴

 

5岁就到花炮厂打零工,用稚嫩的双手补贴家用;17岁,多方筹钱救治重病的父亲和弟弟;20岁,带着患病的弟弟上大学;她是家里的顶梁柱,打多份工支撑家庭,有时一天睡眠时间不足5个小时;她成绩优异,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等多项奖励。她的经历叫人心酸,她的精神更令人敬佩。

她说她喜欢向日葵,总是向着太阳生长,将阴影抛在脑后。

她叫何平,是湖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2009级学生。

爸爸:“亏欠了女儿”

1991年,何平出生在浏阳市澄潭江镇吾田村的一个贫困家庭。母亲早年患有脑膜炎后遗症,后来发展成间歇性精神病。父亲不幸遭遇车祸,切除脾脏,基本丧失了劳动能力。

何平12岁那年,弟弟何君出生了,全家人都很高兴。但不幸的是,弟弟竟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。妈妈的病反复发作,爸爸生活能力差,照顾何君的责任就落到了还是个孩子的何平身上。何平每天晚上搂着弟弟睡觉,由于弟弟经常尿床,何平根本睡不好,遇到弟弟发烧、感冒,还得通宵守着弟弟。姐姐的脊背,成了小何君温暖的港湾。

2006年,15岁的何平考入省示范性高中浏阳一中。她抓紧一切时间刻苦学习,成绩特别好,对未来充满着期待。

20083月的一天,何平的父亲突然中风引发脑出血,颅内手术治疗需要数万元的费用,对于这个困窘的家庭来说,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为救父亲的命,何平选择了坚强面对。这个17岁的女孩一边在医院通宵达旦守护父亲,一边找亲友、各级民政部门、慈善部门和社会团体筹集医药费,甚至在村上负责人的带领下,在吾田村挨家挨户募捐。

爸爸终于得救了,但因为中风带来的后遗症,从此落下了癫痫病,双脚也无法直立行走。出院那天,爸爸拉着何平的手泪流满面,说不出一个字。懂事的何平知道爸爸的心思,强忍着泪水安慰他:“爸爸,没关系,我会照顾好这个家的。”

谈及往事,何平的爸爸数次老泪纵横:“没有何平,这个家早就垮了”,“亏欠了女儿”……“爸爸,我觉得没什么”,“没有爸爸,也没有我的今天。”坐在旁边的何平,一边轻声细语地劝慰父亲,一边给父亲擦眼泪。

弟弟:“我的姐姐像爸爸”

919的湘潭,仿佛一下进入了冬天。第四节课下课,何平匆忙往“家”中赶,她得回去给弟弟加衣服。“姐姐对你好吗?”面对笔者的提问,何君腼腆地说:“好,我的姐姐像爸爸。”

带着患病的弟弟上学,始于今年4月。有一天,何平回去给爸爸送药,发现8岁的弟弟咳嗽得很厉害,于是焦急地带着弟弟去看病。经过检查,医生告诉她,因为先天性心脏病、长期营养不良等原因,弟弟发育迟缓,而且血铅严重超标。望着身高只有一米多、体重15公斤、发育仅及正常5岁儿童水平的弟弟,何平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回到学校后,何平寝食难安。怎么办?把弟弟接到学校来,由自己照顾。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,她就再也无法抹去。何平用真诚打动了湖南科大附属学校负责人,转学手续很快办好了,学杂费也免去了。

600起床,读英语;1240检查何君作业;1930带何君晚自习……”在房间墙壁上,贴着一张写得密密麻麻的作息表,内容大部分跟弟弟有关,而且很多内容是姐弟同步,甚至在转两趟车去做家教时,何平都带着弟弟。

弟弟来到身边后,何平更像个陀螺一样超负荷运转着,做事、走路甚至吃饭都加快了一倍,但时间还是不够用。这个20岁的女孩,每天最多睡5个小时。在课间,她时常趴在课桌上眯一会儿,为的是让下节课清醒些。如果实在太困了,她就干脆站着听课。

何平从不逛街,个人花销能省就省。在学校食堂,何平每餐吃的是“无荤餐”,为的是换来弟弟每顿饭有荤菜,每两天一个苹果、一杯牛奶。在何平的精心照料下,几个月下来,弟弟身体好了很多,身高增高了,体重增加了,性格变得开朗,成绩也进步了。

老师和同学:“对于别人给自己的帮助,哪怕是一块钱,她都要记下来”

“小背篓,晃悠悠……”刚进外语楼大厅,一阵优美的歌声传来,何平在勤工俭学打扫楼道卫生,边拖地边唱歌,已经成为外语楼的一个风景。一直在资助何平的校党委副书记刘建武说:“我和爱人就被她愉快的歌声打动了。”

“她的笑点很低。”同班同学周爱湘说。在采访中,何平总是在笑,脸上看不出一点烦恼和难过。

“面对这么多困难,你不伤心吗?”

“当然有。当特别难过时,我会唱歌,我还会跑步,拼了命地跑,直到跑得脸上的泪水什么时候干了都不知道。”

大学班主任李晓韵介绍说,今年9月班上发放新一学年度的贫困生补助,共有8个名额。何平听说有9个同学报名,就主动跟李晓韵联系,说自己评过一次,今年不报名了。李晓韵有点着急,因为评上贫困生后,何平可以获得几千元的补助,还有资格申请国家励志奖学金。“我现在得到了学校和社会的帮助,怎么能还去跟同学争?”何平的放弃,让李晓韵印象特别深刻。

在何平的QQ空间上,隔几天就有一长串名单和数字,那是帮助她的好心人的名字,还有学校、地方政府和社会给予她的资助。“对于别人给自己的帮助,哪怕是一块钱,何平都要记下来。她是一个特别知道好歹的妹子。”看着何平长大的邻居杨瑞华说。

“帮助别人,就像吃一颗糖,回味起来很甜。”何平说,“如果每个人在可以帮助别人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,这个社会就会越来越好。”

过几天何平准备搬到校园里去住了,学校给她和弟弟安排了一间房子,正在粉刷。“我好期待早点搬进去。”何平说,学校每个月发给她的各类补助,政府和社会各界的捐助,加上几份兼职,她和弟弟的生活费、爸爸的住院费及医药费就有了,学校还免了她大三和大四的学费。“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一切都在慢慢变好。我要像向日葵一样,迎着太阳生活!”对于未来,何平的眼里充满自信。

20111013日《中国教育报》第2版)




更多关于 何平 弟弟 爸爸 学校 的新闻